滿天星

MM: 707
UT: sf
海賊:ASL

超雜食 廢話很多
灣家人 繁體簡體字並用

[MM]夢

*cp: 707 x mc
*ooc 我流7
*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
*刀预警
*jumin线的707
*微剧透聊天室内容 剧情瞎掰有 bug有
*不要在意细节lol

以上。



707作了一个梦。



jumin在聊天室宣布和她订婚,头贴是他们闪亮亮的对戒。
然后707表示祝福,他情绪高涨,在聊天室发出一个又一个大型气泡框,热烈的说天下没有比他们更天衣无缝的搭配。他说他想要为他们邀请一位婚礼设计师,虽然过去他雇用那位设计师的初衷是为了jumin和elly的婚礼。
Jumin礼貌的表示他会请最顶尖的团队来为他和mc筹备婚礼所以不劳费心,mc则发了一串lololol,说为了不辜负god7的好意她会邀请他参加下次的party。
Zen发出好像可以透出屏幕的响亮哀嚎和大大的jerk,jaehee试图安慰他,yoosung 很普通的发了祝福和一串的脸红捧脸emoji。


他们的婚礼是在春天举行的,就像她曾经形容jumin一样:冰雪过去春天就会来临。她选择和不再是机器人、成为她honey bunny的jumin在春天完美结合。

当他们为了婚礼忙得焦头烂额,707还浸泡在马福林一般的悲剧之中,
他曾经向她央求邀请木乃伊来参加party,他说忌妒木乃伊,明明死去上千年却仍被世人苦苦研究铭记着。某一天707的存在会消失,但也许他的悲剧不会腐烂,会和这些不朽尸体一样被存放至地老天荒。

V再度失联,他天罗地网一般的黑网找不着他心爱的弟弟,他日日夜夜躲在庞大的代码中,逃避他们的幸福快乐,和扑天盖地的愧疚。
口腔中全是Dr.pepper刺辣的味道,他的味觉麻痹在这些垃圾食物中,当他看见自己眼下浓厚的黑眼圈倒映在黑屏的屏幕上时,他想起她当初是如何提醒自己尽量要作息正常、远离垃圾食物。然而现在那个唯一会给予他真诚关心的人,将成为他人的妻子,这些全心全意都将完整的奉献给另一个人。

他的思绪被忽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他胡乱在桌子上摸索,勉强勾着电话,”…谁?”许久没说话的声带像是一张坏掉的唱片,嘶哑到听不出原本的曲调,

“…seven?”对面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

那一瞬间707好像被雷电击穿了,他的大脑剧痛,一路延伸至他的心脏、他的胃、他的五脏六腑,那些被他苦苦埋藏的情绪被硬深深且血肉模糊的刨了出来,他好像又回到了那悲剧一般的夜晚,他在电话中忍不住地向她剖白,他发现他深爱的弟弟和他一般悲惨,他的牺牲没有价值,他是台上带着707面具的小丑,他的存在变成一出华丽的黑色喜剧;他说你不在乎我、你只在乎jumin,他的心脏成了碎屑,又被自己胡乱地又吞下肚;他的笑声像哭声,可是他一点也停不住,眼泪背叛自己疯狂的打落在键盘上,淋湿了黑色的代码和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

他的saeran,他的mc,他愿意拿世界上一切去交换最重要的两个人,如今都与他形成陌路。



“seven…你还好吗?”她的声音还是和往常一样温柔,他像中毒一样渴望她的声音,但他必须切断讯号以防任何脱口而出,707只能任由眼泪在脸颊奔腾,手指哆嗦的回了简讯,用别脚的理由表示这里讯号不好,

Mc没有质疑她心中的god7,她只是玩笑的回复他,她很想念他,希望他能来参加她的婚礼,日期和地点都已经拍板定案了。

手机从707的手中滑落,他跌落在地板上,世界在天旋地转。他和自己说,就今天,只有今天,让自己放弃,让707死去吧。他任由自己去到宇宙中,那里没有重力,没有联系,那里是一片空白。




那是一场及其盛大的婚礼,是707给不起的婚礼。
她和他想象中的一样美丽,或许更美丽,当她望着他时他几乎无法呼吸;当他对他微笑、对他说”谢谢”的时候他的眼泪差点落了下来。全世界的不幸像海水一般向他倾倒而来,他溺毙在这种”幸福”之中,他让自己微笑,他知道她会很幸福。

他听见神圣的钟声和牧师的导语誓言,他听见酒杯碰撞和宾客祝福的声音,
他看见她的头纱被掀开,他看见她凝视着jumin,


他突然记起他在聊天室和她说的,如果jumin和elly有一天终于排除万难在一起然后婚礼顺利举行,他有一件很想做的事,
就是在jumin婚礼的最后一刻,在jumin和elly面对面深情的凝视对方然后掀开她的头纱时,707要跳出来大喊”我反对!”抓住elly的肉球跑出去。

他想和elly私奔。



──他的身体在他的大脑之前动了。
下意识的动作通常很笨拙,可是他觉得自己轻盈极了,好像终于卸下脚镣脱去重物;他的思绪混乱的像是无解的三大几何学,但偏偏他又觉得自己从没如此清醒过,好像终于从梦中解脱,像是飞机飞过的蓝天上终于散去的喷射气般湛蓝空白。

于是他像破冰船一样切开冰层一般的宾客,通往她身边的道路敞开,有人发出惊呼,jumin特地开封的红酒被洒在红地毯上模糊成了相似的颜色,
她因为动静回过头来看他,他的心脏大力鼓动,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中只映照着自己,

707终于承认了──他一直很想这么做,
即使遍体鳞伤、即使堕落、即使变成恶魔──他一直很想这么做。


”…我反对,”他终于握住她的手,”我反对!”他终于说出口了,于是他握紧她,推开jumin、推开所有人冲了出去,



他跑啊跑啊,心是前所未有的自由。

这里没有重力,没有联系,
这里是他独一无二的小宇宙。
而她是他在漫天银河中缺少了那颗的星星。他向她求救”help me”,他说”there aren`t enough stars for the moon to come up”,
“★!”于是她给了他那一颗他会保证好好珍惜的星星,

“got it!★”──他抓住了。



直到她被婚纱绊倒脚步踉跄的扑在他身上,他好像突然回到现实,身体徒然落入冰窖,寒意从脚底一点一滴地往上爬将血液冻结,唯一热源是她柔软温热的身体;他为了抵挡冲击搂紧了她的腰,她现在就在他怀里,白色的婚纱凌乱地一层一层散开像是一朵绽放的白花;她挽起的长发垂下几缕落在707的脸颊,发丝还沾有jumin身上的红酒香气;她的眼睛带着晶莹的眼泪,他分辨不出她究竟是生气还是难过,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在荡秋千,被她抛的好高,又被他摔的好深;她的唇一开一阖,氧气好像迅速流失了,她失语的望着他,他几乎要误会她眼中的深情──


她对他笑了,同时眼泪也落了下来,

她说:
707,我等了你好久。







然后他突然惊醒了,

他仍然躺在脏兮兮的沙发上,睡在HBC之间,空气都是Dr.pepper的气味,
黑暗中一闪一闪的手机是房间内唯一光源,707呻吟着伸手抓住手机,聊天室中讯息疯狂的跳动,jumin带着鲜花和爱心的对话框一个又一个跳跃上他的镜片,模糊了他的视网膜;mc温柔响应的文字写在他的神经上,刻在他的灵魂上。
他像被火刑燃烧的巫女,他像被五马分尸的罪人,他是悲惨的saeyoung,他是上天最大的玩笑。

Marry me?
Yes.

这里没有elly,没有saeran,更没有mc,
奇迹从来不会降临在他身上,

707作了一个梦。



Fin.


***满足自己一直很想写的私奔梗 因为7是不会堕落的 所以他不可能抢婚lol

评论(11)
热度(62)

© 滿天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