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星

MM: 707
全職: all葉
YYS: 酒茨
UT: sf
海賊:ASL

超雜食 廢話很多
灣家人 繁體簡體字並用

[MM]關係

*Jaehee &MC
*CP自由心证
*我流Jaehee OOC
*小短文
*单纯想写她们的after-after
*虽然大家都很想要恋爱线 但我更喜欢这种模模糊糊的感觉



妳将账本上最后一笔数据完成,直起腰望向另一侧正在认真研究甜点食谱的jaehee。妳们在决定一同经营咖啡厅后也决定同居了,一来省租金,二来方便。

她已经不再带着眼镜,纤长的睫毛覆在薄薄的眼皮上,视线专注于文字,妳一直觉得她专注的模样好看极了,但现在妳不得不打断这美丽的风景,妳伸手轻戳她的面颊,
“Jaehee,休息时间到啦~”妳提醒她,她抬头望向外边天色才惊觉时间不早,

“抱歉MC,我太专注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将散落下脸颊的长发勾至耳后。
妳相当喜欢她蓄长的褐发,妳们发色相近,但她曾形容妳的颜色更像咖啡一些,妳回答妳很高兴自己的发色相似于她喜欢的事物;而她的发色相较之下略浅了些,更像是蜜糖的颜色,那种色泽总让妳嘴馋,所以妳总喜欢将脸埋在她颈窝的部份享受她发间甜甜的香味,像是吃到糖的小孩。

“妳先去洗澡吧,我把这些整理完。”妳起身收拾桌上的文件书籍,一边催促她去休息。即使她不再是jumin的助理,她仍习惯高密度的工作,于是每日督处她休息就成了妳额外的小工作,

“好。”她微笑,
她从最初的不习惯,到后来的感谢,到现在的满心欢喜。妳们乐意这种亲昵,咖啡店是妳们的小堡垒,它像是能排除所有可能插足于妳们之间的事物,妳享受这样的排外性,即使Jaehee已经25岁,不再是繁花似锦的年纪,而妳也不遑多让,但妳们都不急的寻找自己的另一伴──在这座小堡垒内,妳们是彼此最重要的人。



月亮爬上天空,为天色添上一份朦胧。妳同样盥洗好,换上和她同款的棉质睡衣,披着毛巾坐在沙发上享受晚间咖啡。她一开始并不同意妳睡前饮用咖啡,但多次验证妳睡前喝咖啡反而有助于妳的睡眠,她也不再阻拦妳。

“我帮妳擦头发?”她坐到妳身侧接过妳递来的毛巾,
妳享受着对方轻柔的手势,一边摆弄起手机,“zen的音乐会我订票啰~”

“好!”她的眼睛为此闪闪发亮,

她的模样让妳想起圣诞节时妳们通的电话,她在另一端忙得焦头烂额,不得不请求妳帮忙代购门票,而妳要求她得和妳一同出席才帮她抢购。”fox and whale`s waltz”,妳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场音乐会的名字。她在惊讶过后声音徒然拉高,妳被她高频的声音吓了一跳,但更多的是被她冷静模样下的热情可爱的一蹋胡涂。

妳最初以为她是冷漠的,对于妳这个外来者,她的怀疑大过于善意;后来她的态度逐渐软化,像是冬天进入春天,冰雪逐渐消融,她化为温柔的水。
她其实没有妳看见的那么无坚不摧,她也会软弱、会彷徨,也会流泪;于是妳牵起她的手,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转的。

然后她逐渐蜕变,在party上她拿着麦克风,亲昵又强势地喊着妳的名字,光线从她身后透出,让她像极了斩荆披棘、横度重重难关来迎接公主的勇者。
依照这种比喻,jumin就是大魔王了。妳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而她也完成手上的动作,于是妳倒在她怀里笑了起来,
“换我帮妳?”妳笑问,她含笑点头,妳们交换了位置,妳顺着她的长发,一边感叹起时间的流逝。当初jaehee头发渐长时,没有美发经验的她还不太会整理,于是妳花了一个晚上教她使用理子夹,而后隔天教会她使用电卷棒,再之后妳带她去理发院把略长的头发烫卷了起来,接下来的时间她便没再更换过发型。

可能是妳的神情太过认真,她也将视线放到长发上,

“待我长发及腰,妳娶我可好?”jaehee忽然说,
她纤细的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卷发,唇边弯出柔和的弧度,那种粉嫩的颜色让妳想起早上烘焙的马卡龙,妳一向喜欢那种砂糖堆起来的甜点,于是妳伸手握住对方,然后妳们在沙发上笑倒成一团。


妳不需要别人来评断妳们的关系,朋友也好,家人也好,情人也好,
妳只知道有她刚刚好。

Fin.


*感谢所有喜欢我的文的人 感谢所有为我说话的人
因为我是玻璃心 一度打击很大lol
但看到大家的回复让我放松很多
不论对错 以后我会更小心的
谢谢大家 我唯一能回报的就是多产粮(鞠躬
真的很谢谢大家(再度鞠躬

***另外
今天是我生日 如果您愿意祝福我一句我会非常非常非常高兴的…

评论(12)
热度(17)

© 滿天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