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星

MM: 707
全職: all葉
YYS: 酒茨
UT: sf
海賊:ASL

超雜食 廢話很多
灣家人 繁體簡體字並用

[MM]任性

*cp: 707 x mc
*我流7 OOC
*大概是secret后
*流水账
*一丁点点点点的云霄飞车(*开得乱七八糟的那种车)
*只是想表示追求7必须很爆肝



saeyoung一直以为mc是个网瘾患者。

毕竟在他们刚认识的那段时间,只要707登入聊天室就一定可以看见她,而她也总是会在第一时间欢迎他;他透过监视器看她时,除了回信和基本生活作息的时间外,她都泡在聊天室,可能是在安慰jaehee、鼓励yoosung,或是在zen和jumin斗嘴时一边看戏一边劝架;707曾忌妒她和其他人过于亲昵,特别是当jaehee和她一起沉迷于zen的自拍,他曾不满又幼稚的抗议自己不戴眼镜也很帅。

而当他和她一起窝在rika公寓的那段时间,mc的目光如果不在707身上,就是在手机上。707总是看见她在沙发上翻来覆去,机器不离手,带着一点焦躁和期待持续的滑动屏幕。
mc对于手机的执着大概和707对计算机的依赖旗鼓相当,因此他有一段时间很执着于想要黑进她的手机里。无法窃取她的脑袋中的想法,707只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偷取她手机的数据。可惜道德束缚了他,或是该说出于对她的愧疚,游走在法律边界的黑客终究还是没有去揭露她的隐私──而且他也的确在圣诞夜时承诺她不会黑她的手机。

但是,等他们在一起后,她反而不再频繁的使用手机。她仍然喜欢他做的app,喜欢和rfa的人吵吵闹闹,也喜欢在聊天室上和他用外星语言一搭一唱,可是时间大幅度的降低了──她更常蜷在沙发上看707书柜中稀奇古怪的书籍杂志,偶而和yoosung分享少女漫画;她会霸占他的电视,打电话和jaehee联線一起看zen的DVD;她也曾学着电视中饰演帅气厨师的zen在他的厨房大展身手,而那天晚餐意外的好吃;她也喜欢做甜点,但大部分那些砂糖堆栈起来的点心都不会有saeyoung的份,因为他从没舍得和saeran抢食。



她的大脑到底在想什么呢?saeyoung后来没忍住,把她压倒在沙发上亲的一塌糊涂时忍不住发问,她对于他这种破坏气氛的行为显得很无奈,但仍像往常一样温柔耐心的亲了亲他然后坐起身想解释,不过她才微微直起腰又被按回沙发上,

”我要跟god7忏悔,你得让我坐好啊。”她本想双手合掌做祈祷的姿势,可惜她的手被saeyoung牢牢扣在头的两侧,他的指节强势的插入她手指的缝隙和她十指紧扣,mc只能摆出虔诚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诚意,

“God7特许妳躺着说。”saeyoung表示出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模样回答,然后她没忍住的大笑了起来,又被saeyoung不满的咬住嘴唇,于是她的笑声碎在他们唇间成了暧昧的喘息,接着他用膝盖顶开她的双腿,身体前倾完全镇压住她细微的扭动,

他喜欢完全压制她的感觉,特别是她放任他的占有欲扩大这点,让707更喜欢这么做了。
无法锁牢她的思绪,至少能把她本人锁在怀中。Saeyoung知道mc对自己太宠太放任了,可是人类就是得寸进此的生物,他撑不住变本加厉。于是他把她亲到呼吸困难、眼眶湿润后才大发慈悲的松口,咬一口她的鼻尖后才继续追问刚刚的答案,

对于saeyoung这种舔舔咬咬的行为让mc不得不怀疑他已经从god7退化成为dog7了。不过就算是dog7她也还是最喜欢他了,于是她无奈的用头顶蹭了蹭他的下巴,带点羞赧地回答:”因为我在等你啊。”
“我害怕错过你在聊天室的时候,
“你工作总是很忙,打电话也不接,想见你一次真难。”她认真地看着他,每一字句都纯真的像在对神告解,
“…后来你来rika的公寓,我又担心打扰你工作……所以最后能做的就是守着手机等你。”她浅淡的诉说让saeyoung想起当初冷若冰霜的气氛,自己的口不择言和诛心之语,他用尽全力的推开她,然后她用尽全力的抱紧他。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的眼角有些微的泛红,温柔的嗓音回荡在客厅清晰的传入他的耳膜,”现在,你就在我身边。”


从在公寓见面后他就知道mc喜欢自己,
而707更是从最初就一直喜欢着她。
──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她也像自己一样那么、那么喜欢对方。


“我远比你以为的,”她亲了亲他的嘴角,她并不擅长主动,脸颊绯红但仍认真地说着: ”还要来得更喜欢你。”
“…我爱你。”她在他耳畔低语,


saeyoung觉得自己的心脏一下子被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塞得好满,他在膨胀,他觉得自己快要飞起来了,他好像抵达了月球,重力都不存在了。


saeyoung没忍住也没必要忍住,再度强烈的亲吻起她,”…妳是我的?”他松开对她的钳制,掌住她的面颊热烈而虔诚的亲吻她,”mc,妳是我的?”他在吻的缝隙间细碎追问,

“是的,我是你的。”她应许,她承诺,伸手捧住他的双颊,深邃而深情的望进他的眼底,一字一句真挚而火热,“所以,你可以再对我任性一点。”



他被她的的话烫的心里直疼。

Saeyoung不会撒娇,不会任性,连被爱是什么都不明白,他是个在还没学会走路的状态下就先学会挨打的孩子。
可是她凝视着他,视线穿过他直击他的灵魂,他看到他最深处那个残弱无助又胆小的saeyoung,然后拥抱遍体麟伤的他,告诉他她远比他知道得更爱他。

他那双金色的眼睛带出了一点透明,像是一滴松杉树脂淌下被深埋了千年万年,凝出这么一颗流光溢彩的琥珀。然后稍一低头,温热的液体就往下掉落在雾蒙的镜片上,他的胸中的酸涩,委屈,寂痛突然失控一样从他身体中溢出,他捂住眼睛,眼泪却从指缝间流了下来,于是mc摘下他的眼镜吻上他的眼睛,用亲吻作为代替将沉甸甸的液体一点一点的吸收殆尽。


特工707曾是一个百毒不侵的人,锅炉房的火热无法消灭他,特工公会的枪火无法杀死他,minteye的疯狂也没能侵略他;可是mc是她的克星,轻而易举地破解他的防火墙、消融他的铁石心肠,分分钟钟打爆他的意识,让他只能将他的心完全剖开,把内里最柔软残破的部分都奉献给她。

然后她用她的爱保护他温暖他,他终于不再是特工707,他不再是害怕成为堕落天使的luciel,
他是她被爱而宠坏的saeyoung。



saeyoung把她压在沙发上做了一次又一次,而后他们转换了几次阵地,把房子弄得一蹋胡涂,衣服散了满地,到处都沾有他们欢爱的痕迹。好在前一阵子saeran熬夜熬得凶还在房中睡觉并没有听到外头的动静。

等Mc终于被压回床铺时不禁开始头痛明天该如何处理善後,但还没等她多思考一秒钟,saeyoung又把她拉进下一场情欲之中。他的吻流连于她的肌肤,牙齿坎进她的皮肉,他没有压抑他超出普通人的力道,她的身上火辣辣发痛,她知道明天瘀痕不可能会少,全身更是充满他的吻痕、齿痕、指痕,她的呻吟越发沙哑,尾音却都是愉悦,她被他火热的进攻完全攻陷,她为他意乱情迷神魂颠倒,在暴风雨般的爱意中她只能抱紧他。

Saeyoung试图温柔一点,但那句任性让他无法控制自己。他深深的、深深的、屏息的吻了下去。他几乎融化在她的身体里,在她之中,他无法思考,只想让她再迷恋自己一些、再沈醉一些,即使他明白他不必再用力捉紧她,
因为她对他的爱就是最好的束缚。



Fin.

评论(10)
热度(92)

© 滿天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