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星

MM: 707
全職: all葉
YYS: 酒茨
UT: sf
海賊:ASL

超雜食 廢話很多
灣家人 繁體簡體字並用

[MM]名字

*cp: 707 x mc
*OOC 我流7
*mc一點私设
*707 after据透+私设
*无脑小甜饼



“seven──”妳话还没说完对方就靠了上来,委屈巴巴的用嘴唇盖住妳想说的话,这个吻很单纯,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就结束了,妳被这纯情的吻弄得摸不着头绪,大部分时间妳都可以对上他的宇宙电波,但这次除了他委屈的情绪妳真猜不出他又上演哪场戏。

“sev、”妳再度想开口,他却又打断了妳一次,结束这一吻后他委屈中带有一点小期待地看着妳,妳觉得自己现在就像答应给孩子带礼物的妈,结果不小心忘记了却还是要面对孩子单纯期待的目光。

“怎么啦se、”他第三次堵住妳的嘴后妳只能选择闭上嘴安静地等他,但他丝毫没有想解释的意思,他把妳卡在沙发背上,手臂伸过来挡住妳的去路,一边握住妳的手和妳十指相扣,然后他眨着一双好看又充满诱惑的眼睛等待妳的正确答案。

妳只好开始思考最近自己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需要赔罪,可是妳最近很乖,就跟他最近很乖一样,妳上学,他工作,saeran去海岛休养。他的玩具店开张了还雇用vanderwood做掌柜,现在换这位前特工先生作为707的工作奴隶,他还得意洋洋地向妳耀武扬威了一番,然后差点遭到对方恼羞成怒的电击枪报复;saeran前几天才写信回来,表示自己一切安好,他的噩梦仍然断断续续,但已经不再困扰他,他很快就会回到妳们的身边了;而妳自己,妳还是个20岁的大学生,妳并不像崔家兄弟一样是天才,更无法像seven一样早早跳级大学毕业,所以在RFA事件和saeran的事情结束后妳乖乖回到大学,为了那些旷课的日子好好恶补了一段时间,妳有相当多的课题和考试要处理,所幸现在事情也差不多告一段落,妳终于能在假日好好陪陪妳的未婚夫了。

对,未婚夫。
事情刚结束的那一天他就迫不及待地跟妳求婚了。根据saeran的形容,他总是一副要用视线刺穿妳的模样,他太害怕妳会离开他,所以不管是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或是形式上,他都想将妳牢牢抓住。妳明白身为学生的自己可能还给不了他什么承诺和未来,至少妳能将”安全感”给他,因此在他和妳求婚时妳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他。


“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伟大的god7、唔。”妳再度被封口,这样反复也不是办法,于是这一吻结束前妳悄悄探了舌头。妳不会说其实自己是被他诱惑了,他这样反复轻浅的亲吻,让他的气息反复靠近又远离妳,反倒让你眷恋起他的味道。
他被妳的主动一愣,脸颊一下就红了,妳没忍住一吻结束后又在他脸颊上亲了亲,”…我哪里让你不高兴了吗?”妳放缓声音询问,

“…没有。”他憋了一下,

“seven──唔、”他又亲了妳,这次妳微微推拒他,”…嘿,怎么啦?”他因为妳的拒绝有点受伤了把脸往妳的颈边藏,他的呼吸湿湿热热的缠在妳的颈窝,妳伸手扶住他的脸颊,让他抬起头来,妳将吻落在他纠结的眉心,
“你怎么了…?”妳垂着睫毛看他,”告诉我。”

“妳是不是…”他的话在嘴边梗住,这让你更担心他了,

“…seven?”妳双手捧住他的脸,让他直视妳,但他的视线仍在闪躲,妳又重复了一遍:”告诉我,seven。”

“…妳是不是更喜欢707──?”他终于委屈大叫出来,

“……啊?”

“妳为什么都不叫我saeyoung?妳都叫我seven,为什么?”他委屈极了,他撇开头,” 妳还是更喜欢707,是不是?”

实话实说,妳的确更喜欢seven这个名字,这名字是妳的初恋,它代表了最初妳与707,它是一切的开始,妳理所当然地喜欢它、习惯它,它就像小猫的尾巴一样黏在妳的反射神经后面,搔得妳心痒难耐,总让妳不小心脱口而出。
“我只是习惯了嘛…”妳小小的为自己辩解一下,

“妳不可以更喜欢707──saeyoung才是妳未婚夫meow!”他看见你漂移不定的视线,半真半假生气的一把将妳压倒在沙发上,他像一只撒泼的小猫在妳身上胡闹,妳被他逗得笑个不停,妳觉得他这种自己跟自己吃醋的行为真是可爱的要命,让妳很想把他亲亲抱抱举高高,然后又想,会认为这样无理取闹的他可爱,自己也真是爱得无可救药。

“我错了、我错了──god7求放过~”妳的道歉毫无诚意,妳的笑声才更真诚,

“是saeyoung!”他鼓起脸颊,一副气鼓鼓的表情,这样让他更像一颗西红柿了,妳脑袋里西红柿模样的saeyoung太具象化,于是妳笑个不停完全无法响应他的要求,

他有几分气急败坏的咬在妳脸颊上,却让妳的笑声更放肆,妳抱住他的红色脑袋,凑近他耳边如他所愿的喊道:”saeyoung。”妳充满爱意的叫唤让他的耳尖红了起来,他将脸埋进妳的颈边,呼吸灼热的扑在上面,妳听见他轻轻地嗯了一声作为响应,

那一声嗯像是小猫的爪子,不痛不痒的在妳心上轻轻一挠,很舒服,却一路痒到心底,让人想挠又摸不着头绪,妳被他传染的脸颊也悄悄红了:”…saeyoung。”

妳的指穿梭在他的发丝之间,安抚着妳的西红柿猫咪,他被顺毛的舒服发出哼唧唧的声音,和被撸顺鬃毛的猫咪一模一样,妳再次低声唤他,
“saeyoung、saeyoung、saeyoung。”

他终于心满意足了,伏在妳身上没再动作,你们安静温馨的腻了一会儿享受彼此的体温和重量,直到他破坏气氛的直起身来宣布,”以后妳再喊错,god saeyoung就要惩罚妳,”他思考了一下继续说,”喊错一次亲一下meow。”

他的表情太过认真,妳又忍不住笑了起来,“seven meow!”妳喵了一声,

“saeyoung!”他纠正,

“seven、seven、seven──”
他像是不明白妳的作死,直到妳连喊出三个seven才慢慢意识到妳的索吻讯息,他的镜片有可疑的反光,嘴唇一开一阖吐不出只字词组,他正在害羞,天才的大脑当机了,而妳被他的反应逗乐了,

“seven、seven、seven──”妳数着手指,抬头对他笑,”现在是7个了。”
然后你看见他的脸从脖子开始一路往上胀红,连耳朵都躲不掉,这下他彻底成了一颗熟成过头的小西红柿,


你笑着用食指轻点自己的嘴唇,然后闭上眼。



Fin.

*求大家推荐外连,失眠那篇文章被封了 可是我不知道可以丢哪???

评论(27)
热度(156)

© 滿天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