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星

MM: 707
全職: all葉
YYS: 酒茨
UT: sf
海賊:ASL

超雜食 廢話很多
灣家人 繁體簡體字並用

[MM]雙胞胎

*CP : 707 x mc,saeran&mc亲情向
*OOC 我流崔兄弟
*secret后
*一点车车
 
 
 
“mc,妳从来不会认错seven吗?”
Jaehee在电话另一头提问,妳眨了两下眼睛下意识地回答不会啊,然后你听见对面那边传出其他的人声,接着Jahee很抱歉地表示有额外状况她得先回去工作,妳叮咛她记得抽空吃饭后便挂断了电话。
 
 
 
“mc,吃饭了。”客厅的门被推开,是一个相对比较冷漠沙哑的声音,几缕柔软的红发垂在他额间,一双金色的眼睛下挂着你一直努力抹消的黑眼圈,他穿着休闲的居家服,是当初从saeyoung衣柜中挖出来稍微符合saeran品味的那件浅褐色毛衣,
 
他并没有戴眼镜。
不论从服装,还是故意变调的声音,或是努力抓平的头发,你可以知道对方非常认真的在伪装成自己的双胞胎弟弟,但妳仍然知道那妳丈夫。
妳放下手机直接说出正确答案,”知道了~saeyoung。”
 
“答答──妳答错了我是saeran哦★”后面那人听到你的答案后很皮的用手盖住妳的眼睛,妳感觉到对方毛茸茸的脑袋凑到了妳的后颈,妳忍不住痒意的笑出声来,
 
”别玩了──saeyoung、哈哈哈哈哈!”对方变本加厉的从后面揽住妳,修长的手指往下,直到妳的胳肢窝和腰间开始胡闹,妳怕痒极了,特别是妳对saeyoung的手指尤其敏感,这不怪妳,毕竟妳那么喜欢他,妳的身体更喜欢他,对他的任何触碰都敏锐极了。
 
“噢──god7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妳讨饶的闪躲他的攻击一边假意对7上帝忏悔,然后被对方扑倒在沙发咬住嘴唇。
 
 
 
身为双胞胎最喜欢的游戏通常是什么呢?
──答案是交换身分。
 
saeyoung和saeran他们可能是找到了乐趣,毕竟他们作为双胞胎的童年,并没有人会陪他们玩这种猜猜看的游戏。因此在一次妳错喊了saeran成saeyoung后,他们就尤其喜欢捉弄妳:从早餐餐桌的座位、到诬赖对方吃超过定量的HBC,一直到隔天早上起床睡在隔壁的人,大大小小的交换他们都玩过;不过妳在早上起床时发现睡在妳隔壁的是saeran后很生气的爆打了妳的丈夫一顿,然后给脸红的一蹋胡涂却强作镇定的saeran做了草莓松饼当早餐,saeyoung哭唧唧的巴在妳身上委委屈屈的解释妳并没有睡了saeran,是他早上把弟弟搬过去的所以妳不要生气了他也要吃松饼,理所当然的他被妳完全无视了。
 
这大概是saeran少数愿意陪saeyoung做的胡闹事,排除睡错老公这点妳也挺乐意配合他们,只可惜除了第一次妳从背影认错人之外,妳再也没有猜错了。
 
 
“这不公平,我们明明长得一样。”saeyoung腻在妳身上幼稚的抗议,
 
妳轻捏他的脸颊,”身为god7的妻子怎么能猜不出谁是自己丈夫呢★”
他像是被妳的丈夫称呼取悦了,心满意足的把妳压在沙发亲了一番,直到厨房里的saeran等到不耐烦地出来喊人他才消停一会儿,
 
妳看到saeran戴着豹纹眼镜并穿着他哥哥那套标准的运动外套牛仔裤,并不会不适合,但你再度笑得溃不成军,那套服装配上弟弟略带嫌弃的脸,你彷佛可以看见saeyoung面对vanderwood不情不愿的模样。
 
不再遭受洗脑和虐待,生活也逐渐步上轨道,saeran的双眼终于在你们的细心调养下完全恢复成甜蜜的金色,并在saeyoung终于下定决心后让saeran染回和自己一样的红发。
saeyoung当初为对方的头发纠结过一段时间,毕竟染发伤发质,化学染料对身体也不好,因此他当初特别花了好几个晚上研究和比对,最后确定不会伤害到自己心爱的弟弟后才同意这项法案。
 
“我饿了。”saeran的嗓子还没完全复原,像是砂糖还没完全溶解的热饮,粗砺得滑过喉咙的质感,沙哑但仍然温柔好听。然后他看见沙发上歪腻的妳跟哥哥,他从面無表情一下转变成吃到酸食五官皱成一团的模样,他真的是受够被你们放闪了。妳被他的表情逗笑了,而saeyoung从妳身上爬起来改去欺负自己亲弟,耳边是saeran的怒吼和saeyoung不依不饶地作死声音,妳从沙发上站起来跟上他们勾肩搭背的相似身影,
 
妳想,这样的场景大概迟来了十几年,但至少saeyoung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一开始家中的家务事都是妳在负责的,妳无法指望这对双胞胎理解正常的生活是如何运作,一个是特工兼任黑客,一个生长于邪教组织,妳有时候会觉得他们能不暴毙的活到现在也许也算得上是一种奇迹。
但妳仍然希望他们能体会何谓”普通”和”正常”的生活,因此为了培养他们的生活技能,你们开始轮班做三餐和分担家务,他们也没愧对天才的称号,妳领教过707三明治的手艺,而之后妳发现在厨艺上弟弟大概略胜哥哥一筹,但总得来说他们都很优秀,总是如此。
 
今天的午餐原本是saeran负责,saeyoung在等待途中太无聊就钻进厨房吵弟弟,所以才发生后来的交换身分一出。
 
你们吃完了午餐,你便把餐具收一收进厨房洗碗去了,一边洗一边就听见后面稀稀疏疏的声音,妳将水龙头关小让水声放轻,悄悄偷听起外头偷偷摸摸的对话,
 
“你别闹了,我不要……”这大概是saeran的声音,
“你去啦,我不会生气的★”这是妳丈夫,
“你怎么会叫你弟弟去碰你老婆啊…!”虽然外面尽量压低了声音,但对方抓狂的声音还是很清晰的传了进来,你的肩膀开始颤抖,忍笑得十分辛苦,
“mc是天使她不会介意的啦★”
“可是我介意!”这句话有点太大声了,妳趴在流理台边,妳抿着唇没把笑声泄漏出来,肚子却笑得开始痛了,
“不是嘛,一定是每次你假扮我都不敢碰mc,她才总是猜对的。”saeyoung煞有其事的说,
你不用看也猜得到saeran一定给他哥哥一个超级大白眼。
 
你们对于saeyoung胡说八道的本事都很了解,想当初他为了哄骗saeran穿女装可是煞费苦心,他讲得天花乱坠,连假的网站信息都准备好了,你想起他当初是如何欺骗yoosung喝巧克力牛奶的事件,也很配合他的恶作剧一起胡说八道,虽然到最后saeran都没有相信你们的鬼话,但还是被你们暴力镇压穿上可爱的天使装,
妳绝对不会承认妳一直都觉得saeran就像小天使一样可爱,所以当saeyoung将他压制在地板上时,是妳挑了那件粉红可爱的蓬蓬天使裙。
 
后果是saeyoung的手提电脑被他拿水泼了。
然后saeyoung就惊天动地的哭着压倒妳求安慰,妳虽然没有遭到弟弟的报复,但为了安慰伤心假哭的哥哥妳的腰痛了一整天。
 
 
厨房门被推开,妳看见假扮哥哥的saeran走进来,他还穿着saeyoung的衣服,耳多跟他的发色一样红,面上倒是很镇定,妳心里憋笑的要爆炸但没有拆穿他,继续假装认真的洗妳的碗,
妳的余光瞄到门缝间偷看的saeyoung,你真的忍笑得很辛苦,妳假意咳了一声清清喉咙,”saeyoung,可以帮我放盘子吗?”妳故意说,
 
saeran愣了一下反射点头说好,并接过妳洗好的碗盘乖巧的放入橱柜。
妳跟saeran的关系因为他们的交换身分逐渐亲热了起来,至少他不再用”那女人”称呼妳而是好好地喊妳的名字了。
 
清水将锅子上的泡沫冲去,妳将水沥干时看见上头的倒影是后方的saeyoung火急火燎的半推开门在外面和saeran比手画脚,他的弟弟看起来又焦躁又无语,后来干脆很暴力的直接把门连同自己的双胞胎哥哥一起踹上。
 
怎么玩个游戏要搞得那么纠结呢?妳又无奈又好笑,但还是决定配合,妳想不要让他这么为难,那自己主动一点好了?
于是妳洗完最后一个碟子便往saeran身上靠去,”saeyoung。”你觉得自己一定是跟妳丈夫学坏了,不然妳怎么那么调皮呢?
 
他的肩膀很明显僵了一下,但大概意识到自己在假装saeyoung,于是他又假装淡定的咳了一声,然后很努力的抱住妳的肩膀,
 
这对兄弟真的太可爱了啦。妳在心里大笑,妳靠在他的肩上,一边伸手轻掐他的脸颊,这是妳一直很想对saeran做的事情,可是妳从来不敢,要说对双胞胎不感兴趣是骗人的,其实妳一直很想找时间研究他们,就此机会妳决定过个瘾。
 
妳的手伸向他的头发,指腹轻轻摩娑着,它们的触感和saeyoung像极了,妳轻轻扳过他的脸颊让他面对妳,妳的视线在他的五官上来回扫荡,并再次确认他是saeran的事实。
然后妳轻抚他的头顶,一下又一下,妳摸得很认真,他的眼神含着一点疑惑和一点不知所措,妳读到一个讯息:他并不习惯被人温柔对待。
 
妳的心脏一下酸苦极了,妳突然想拥抱他,连带saeyoung的份作为亲人拥抱他,妳想安慰他,妳想告诉他,他是一个很棒的男孩,是一个经历苦难仍没有屈服、值得幸福的孩子。
虽然他的年纪和saeyoung一样比妳大,但在妳心中他好像还是那个被遗留在母亲阴影底下让人心疼的孩子。
 
妳想起当初在rika公寓,707将他珍藏在disc中saeran的照片与妳分享,他注视着屏幕上弟弟面容的眼神极为温柔,哽在喉咙的嗓音却酸楚得像含着重盐的海水一样苦涩,他说rika告诉他,saeran一直很幸福。
 
妳常常在想,当年那个笑容柔软的男孩到底去哪了?有时妳甚至开始自责不能给予他和saeyoung更多温暖,妳希望当年那个可爱的孩子能找回自己,妳希望笑容能回到这个21岁的saeran脸上。
 
妳越想越心酸,于是妳把手指放到他的嘴角两侧,他看起来一头雾水,妳把它们往上推,”…笑一个?”
这对他还说可能还有些困难,妳看见他僵硬的表情还是决定不要为难他了,妳揉了揉他的脸颊企图撼动他僵硬的脸部肌肉,但妳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厨房的门就被暴力打开,
 
God7快速的走了进来,那一瞬间他情绪低落的气味浓厚到让妳一愣,紧接着他把妳拉入怀中远离saeran,肌肤接触的瞬间他又变回了那个无事生非、胡搅蛮缠的saeyoung,”mc妳怎么可以外遇呜呜呜呜呜呜!”他誇張的大哭道,但他的动作并没有他嘴上那么轻松,他的手指扣进妳腰间的皮肤,不疼,却用力地让妳心头一紧,
 
妳对这突如其来的插曲又是疑惑又是无奈,妳伸手去揉他的脑袋,“不是你同意的吗?”妳转过身回抱住他,一边去捏他的脸颊,”是谁刚刚在外面信誓旦旦说他不介意★嗯?”
 
“妳怎么可以明明知道他不是我还跟他亲热?”他好像是受大天大的委屈,
嘴里胡言乱语一下说怎么会被妳发现,一下又说就算他同意妳也不可以什么的,妳只觉得他的小矛盾可爱到宇宙都要爆炸了,于是妳没忍住在saeran眼前直接亲了他一口,
 
然后妳就目睹他一下从家猫转成猛兽,金色的眼睛像是瞄准猎物一般瞇了起来,妳对他这种侵略感十足的表情毫无抵抗力,只能举白旗投降。
 
 
 
然后妳就在saeran十足嫌弃的视线下被saeyoung抱回卧室,
 
一阵天旋地转妳被他一把摔在床上,他快速的覆盖上来阴影将妳完全遮盖,金色的视线牢牢地锁定了妳,骨感的手掌扣住妳的手腕至于头顶,另一手钻入妳的衣服下襬中,很快就解开了其他衣料的束缚,
 
妳被他誘惑了,妳的整個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他的视线,他的呼吸,他的触摸,他的吻;妳的目光被吸引,妳的思想被掌控,妳的呼吸被掠夺,妳的五感都成了他的东西。
 
他的爱抚比以往来得凶狠,妳在他的皮肤上读到玩笑底下的不安和恐惧,于是妳婉转地接受了他粗暴的吻和触摸,
 
“你喜欢我mc?”他一边向妳索吻一边细碎的询问,”妳只喜欢我吧?”
这句话很快就不再是问句,”妳只能喜欢我。”他把这句宣告喂入妳耳里,妳被他压抑过的低沉嗓音性感的头晕目眩,然后他直起身脱掉那件毛衣,再度将妳压入床铺之中,
 
 
他的亲吻和触碰都带着一些颤抖,妳抱歉的想也许刚刚的事情真的令他开始担心妳的移情别恋,妳在心里发誓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然后在一次又一次的亲吻中呼唤他的名字,告诉他,妳只爱他,只属于他。
 
这个不安,幼稚,可爱,另妳心疼,又性感得一蹋胡涂的人是妳的丈夫,是妳的saeyoung。
 
不是saeran,是妳的saeyoung。妳不厌其烦的确认着这件事,用妳的五感,妳的一切贪婪的渴求着他。指尖抚过他的胸膛,倾听他的心跳,妳感受着掌下滚荡的皮肤,紧绷的肌理,最后陷入他的红发之中,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冲撞中抓紧它们,
 
妳在他过于凶暴的攻势下不得不仰起头剧烈的索求空气中的氧气,他却再度猛烈的索取妳的嘴唇,他要妳溺毙在他的呼吸之中,他要妳里里外外全都是他,
 
”只看着我,只想着我,”他要求,他请求,他恳求,”只爱我一个。” 
爱情是一种自私的东西,saeyoung愿意将世上的一切和他最重要的saeran分享,他愿意将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给予saeran,唯独妳不行。
 
唯独妳不行,而妳明白这点。
 
妳被这一声又一声的央求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只能更加向他敞开,将他更深的吞入,让他更完整的拥有妳,妳哆嗦着抱紧他,皮肤相贴,你们变得更加密不可分。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妳被他撞得破碎的喘息一声又一声的溢出妳的喉咙,妳无力却又坚定的告诉他,妳的手指找到他的手指,然后轻轻紧扣,”…saeyoung,我爱你。”
 
他像是终于被安抚的吐出一口浊气,然后终于吝啬于给妳今日第一个温柔的吻,你们在缠绵的吻中一齐抵达高峰。
 
 
 
“mc,妳真的从来不会认错我跟saeran吗?”雲雨過後他總算是冷靜下來了,他一手托着下颚,一手陷在妳的长发中,手指卷着妳的它们,指尖反复缠绕发丝然后再温柔解开,”为什么?”
妳缩在他怀里,因为他的问题而抬起头望他,你累极了,但仍然努力直起身,翻身压倒他,他顺着妳细微的力道倒回床上,
 
“你们不一样啊。”妳趴在他的胸前,手指爱怜地流连于他的五官,他顺从的阖上眼,妳的指尖便数过他的睫毛,抚过他的眼皮,大拇指指腹按压过他突出的颧骨,最后妳亲吻他的额心,
 
”我独一无二的saeyoung……我怎么会认错呢?” 这句话比起诉说,更像是呓语。嘴唇间氧气细微的溢出,妳说得极轻,像是一片从天而降的六角雪花,在接触皮肤的瞬间就化为透明的水好像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但他仍然完美的捕捉到了。
他睁开眼望着妳,被那么一双美丽的眼睛凝视,让妳忍不住再度屏息的亲吻了他,源源不绝的爱意倾泄而出,妳控制不住妳的言语持续向他表白,
“你嘴唇的纹理,你手掌的线条,你头发的触感…”
“你凝视我的表情,你眼神的挣扎…”
“你触摸我的力道,你肌肤的热度,你的心跳,你呼吸的频率…”
“你的恐惧,你的不安,”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我都记得。”
妳的心脏热得发烫,像是岩浆迸裂滚烫的汹汹涌出,”…我的saeyoung,我怎么会认错呢?”妳呢喃着,
 
妳爱他,妳无可救药地深爱上他,从身体到灵魂都被他打上密密麻麻的印记,
毁不掉,抹不去,
直至死亡,这份痕迹都会紧紧束缚着妳,让妳牢记他是妳的独一无二。
而妳心甘情愿。
 
 
可爱的saeran,柔软的saeran,令人心疼的saeran,和saeyoung几乎一模一样的saeran,但终究是不同的两个个体;未来有一天,saeran也会遇到另一个能这样知道他、记得他的那个人,他同样会成为那个人的独一无二。
 
而saeyoung是妳的独一无二。
 
 
 
Fin.
 
*一个看完AO3上兄弟丼的产物 虽然好吃可是我好心酸啊…
**另外求问:如果是ABO 你们觉得707跟mc是什么味道???
 

评论(18)
热度(79)
  1. Yukiii滿天星 转载了此文字
  2. 柠懵不檬滿天星 转载了此文字

© 滿天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