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星

MM: 707
全職: all葉
YYS: 酒茨
UT: sf
海賊:ASL

超雜食 廢話很多
灣家人 繁體簡體字並用

[MM]親吻

*CP:707 x mc
*我流7 OOC
*520+1賀文
*大概是婚后的傻白甜

**台湾:火气大→嘴破 反正就是嘴巴里有傷口 不确定对岸的说法
总之是我嘴破后的一点碎碎念ww





“嘶──疼、”mc往后一缩想躲掉了对方的亲吻,却又被saeyoung的手臂禁锢住,她的眉心揪结,嘴巴快速的阖了起来,

她从来没有那么明显的抗拒他的吻,saeyoung愣了下松开她,抬起她的下巴去看,”我咬到妳了?”他伸手去压对方的嘴唇想找伤口,却看到她的脸更加纠结起来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他连忙松手,却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mc?”他有点小委屈又担心的喊着自己的妻子,

她瘪着嘴,看起来比saeyoung更委屈,“可能是最近火气大,我好像嘴破了…”她稍微远离他的怀抱,单手摀住自己的嘴巴,舌头去舔内壁的那个小伤口,眉毛揪成一团,这个表情很少出现在mc脸上,倒让saeyoung更想亲她了,

于是他没忍住,扳过对方的脸又亲了下去,可惜同样舌头才刚伸进去就被激烈的抵抗,伤口被刺激到,mc肩膀一缩向后想躲,saeyoung存有几分恶趣味的压制住对方的行动,舌头就去找那个伤口,是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属于吃饭会碰到、讲话会扯到的地方,他的舌尖恶质的戳了它两下,然后被mc用力地踹了一下,
大概是真的很痛,mc这一脚用了7成的力道,虽然对saeyoung来说不痛不痒,但他还是乖乖放开自己的妻子,然后就看见她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他的S细胞一瞬间被唤醒接着又被自己压下去,他想自己再过分一点她可能就要生气了,于是他讨好的把她抱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轻轻亲了她的脸颊,“我不是故意的…”他装无辜的解释,

她也许是想骂他两句,但话到嘴边又因为嘴里的伤口卡住,她痛苦的摀着嘴巴瞪他,但很快就败在saeyoung太过坦然无辜的眼神下,她对于自己的没底线感到很无奈,只好掐了掐丈夫的脸颊作报复,
“这两天不可以亲我。”她小心不牵动到伤口的小声说,接着就收到对方震惊的目光,saeyoung的表情太过天崩地裂,她几乎想笑,却又扯到嘴破于是脸又皱成一团变成一个乐极生悲的样子,

“哦不!难道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吗?”他惊天动地的哀嚎起来,可怜兮兮地将脸埋进她的颈窝用力磨蹭,”如果明天真的是世界末日,请不要吝啬,再给我一个吻吧!”

她憋着笑,用力地摇了摇头拒绝他,

“噢,不──god7将死于亲吻不足──…”他戏剧化的向后倒在床上,”Beep… Beep… Beep……god7已离线,妳需要用一个吻来唤醒他。”他闭上眼,又偷偷睁开半只眼看对方,

mc笑着捶了他一下,他不为所动的闭着眼等她,像是一位等待真爱之吻的迪斯尼公主,mc只好用嘴唇轻轻碰了他一下,并在他想加深这个吻之前躲开他的大手,滚到床的另一侧去笑得直不起腰来,

“mc妳变了,妳以前很宠我的──”他委屈的上前压倒她,不依不饶的用头发蹭她,

“别闹别扭啦,伤口好了就给你亲啦。”她像往常一样揉了揉他的红发温柔的回应,


她那么温和柔软的模样,让saeyoung更想欺负她了。他一直很喜欢对方在床上被欺负惨了,两泪汪汪的样子;她的眼角、鼻尖和脸颊都会是浅红的,嘴唇则会被吻成艳红色的,他喜欢揉她的嘴唇,被亲肿的唇瓣会比平常来得热,细细的探索可以摸到他咬出凹凸起伏的齿痕,然后把手指伸进去,可以摸到更湿更热的部分,他喜欢揪住她闪躲的舌头让她阖不拢嘴,除了溢出的唾液,呻吟也藏不住。
想当初saeran刚住进来时,她相当纠结于隔音的问题;有一次saeyoung特别过分,长时间激烈的性爱让她意识涣散,直到后来憋不住哭个不停,呻吟大到外面的saeran过来敲门叫他们小声一点。后来有一段日子他们做时她都会摀着自己的嘴,然后saeyoung会更努力地想撬开她的声音,他们在床上经过一段很长时间的角力,最后输得当然是她,受害的是saeran。


她的表情实在太诚恳可怜,于是saeyoung妥协的亲了亲她的脸颊,叮咛她好好保养。
“就两天,”他不满又担忧的噘着嘴,”赶快好哦。”




但这一等就是一星期。

saeyoung像恹了的番茄,毫无精神的趴在沙发上;mc也不好,她窝在沙发的另一端,病恹恹的在聊天室和Zen哭诉。嘴巴里的有伤口,刷牙会刺激到、吃饭会刺激到,笑会痛、讲话当然也会,更严重的是她不能亲saeyoung,他们才新婚不久,mc也不想那么快就进入冷淡期,但是简单的嘴唇轻碰只会让他们更难耐,很多时候仅仅是皮肤相贴已经无法满足saeyoung了,他想要进入她、和她交融,感受和她合而为一的感觉。排除做爱,接吻是最能抚平他的焦躁和不安的方法。


mc才刚关闭手机屏幕,saeyoung就压上来,他没有亲她,只是拿脸颊去蹭她,
”今天是假日。”他把手机从她手中抽出放置在旁边的茶几上,一边将她放倒在沙发上,”…做吗?”他贴着她的耳廓说话,呼吸和请求在若有似无的距离下钻进她的耳朵里,滑到她的心脏处,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saeyoung总是这样,轻易的叫她疯狂,

“…saeran会看到、别在这里…”她晕眩在他太过强烈的贺尔蒙里,身体软在沙发中,嘴上还是企图抢救一下自己的不坚定的意志,

“没事~他在房里睡觉呢。”他听出许可,欢快的将手伸进衣襬中,

“…不能亲我哦。”mc再次强调,

“还不能?”他的语调中有明显的失落,”已经一个礼拜了,伤口还没好?”边说边伸手去揭她的嘴巴,她侧过脸想躲却还是被对方握住下巴,
“怎么比上次看还严重的感觉?”saeyoung捏着她的下唇观察那红一圈的小洞,然后就看见mc有点闪躲的视线,她闭上嘴巴没有做解释,saeyoung挑起半边眉,


mc最近很乖,为了早日嘴破康复,她早睡早起,也有多喝水,saeyoung上网查了数据,除了禁食上火的食物,还买了一堆奇异果给她降火气,每天的饭后水果都是奇异果造成最近她超讨厌绿色的东西;

所以问题是出在哪呢?

“妳老实说,god7不会生气的~”他瞇着眼睛笑说,

mc咕咚的吞了口口水。
saeyoung有多了解她,她就同等了解对方。通常saeyoung瞇起眼说话时,就是审判的意思了;
不过他不需要审问她,因为god7已经破案了,排除所有外在因素,那就只剩内在的原因了。


“saeyoung痛痛痛──”他的舌头刚探进去她就开始挣扎,伸手去推身上不为所动的男人,


他那么努力忍耐,每天叮咛她早睡,让她吃维他命多喝水,注意她的饮食;
结果她自己天天偷舔伤口、把结痂的破口顶开,嘴破会好才奇怪。


“不是很爱舔伤口?我帮妳舔。”他的嗓音因为压抑的缘故,低沉性感的可怕,他掌住她的脸颊,手指强硬的拉开她的嘴角,大概是不想受到阻碍,saeyoung另一手摘了眼镜,然后极具攻击性的吻了下去,
他的舌头顶开她半开的唇,不顾她因为刺激而颤抖,故意去舔那个小伤口,那处比口腔其它的内壁还来得热,舌尖在上面打转感受那凹凸不平的部分,而后用力的顶了一下洞的破口,

“嗯──、”她发出吃痛的鼻音,抵在saeyoung胸口的手抖了一下试图推拒,但那点小力道被他完全无视了,mc很快就被他亲得缴械投降,只能红着眼睛瞪他,也不知道是被缺氧憋红的还是被痛哭的,

“这是妳欺骗god7的惩罚~”

“我没──唔、”

他才不听她解释,恶质的一遍又一遍舔过那个伤口,感受她在她身下细微的发抖和挣扎。其实他很清楚,他只是想欺负她而已,他的S细胞蠢蠢欲动,明明想提醒自己不要太过火,可是看见她半是沉醉半是疼痛的表情,就让他不禁想要更加过分一点,

他知道自己幼稚,在mc生气的界在线来回试探,再过分一点,再坏心一点,她会生气吗?她会哭吗?saeyoung乐此不疲的试探着她的底线,然后看着她每次又生气又无奈,却偏偏还是太偏爱自己选择原谅他的模样,他就好像得到了全世界。

他把他的全世界亲到哭了出来,她模模糊糊的喊疼,然后他终于大发慈悲的放开对方,黏糊糊的吻在他们双唇之间牵出细微的银丝,他用拇指抹开她嘴角的唾液,满意的看她整张脸都是红的,眼睛是哭红的,鼻尖是憋红的,脸颊是羞红的,嘴唇是最精采的部分,saeyoung喜孜孜的又轻碰了碰她肿胀的唇瓣,

她气鼓鼓的,手指因为缺氧揪结着他的衬衫,被扯开的领子露出半截分明的锁骨,他覆盖在她上方,光线细碎的从他身后透出,她看着对方像是被度上一层金的皮肤颇想咬几口泄愤,她抖了抖沾上泪珠的睫毛,抬眼对上他带点试探的视线,那个模样让mc瞬间就心软了。

saeyoung总是这样不安,试图多找到一些她爱他的证据,所以她总忍不住对他一再放宽底线,还好他宠她总是大过欺负她,不然她可能真的会忍不住抽他。mc越是思考心底越是一片柔软,最后自暴自弃的抬头向他的丈夫奉献自己的双唇。


就是那个表情,明明生气了,还是输给对saeyoung的喜欢,忍不住对他宽容的表情。

Saeyoung像往常一样找到她无奈妥协的表情,和藏在底下满溢而出的爱慕和欢喜,

她喜欢他,她爱他,她对他无法自拔。
他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证据,并心满意足的加深了吻。





不過亲了个爽的后果是
隔天只能去看医生处理伤口w

Fin.



*虽然我写不出来,可是我真的觉得707超性感的(害羞)
*每天都在饿死边缘产粮

评论(34)
热度(181)

© 滿天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