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星

MM: 707
全職: all葉
YYS: 酒茨
UT: sf
海賊:ASL

超雜食 廢話很多
灣家人 繁體簡體字並用

[MM]親親

*CP:707 x mc
*我流7 OOC
*secret后 刚开始正式交往
*才准备开车就煞车的那种



saeran的状态逐渐好转后saeyoung才允许妳去见他,可惜好不容易见面他却在电脑前忙得焦头烂耳,他简单的和妳解释现在的情况便再度投身电脑之中:他正在处理和saeran和rika相关的资料,为了防止saeran被定罪,他必须好好善后。

除了刚进门他浅浅的拥抱妳一下,他完全没有再搭理过妳,连最简单的对答都没有,因为他必须专心。妳只好窝在沙发上玩手机,妳的视线滑过挂在墙上的大合照,最后又回到手机萤幕,聊天室中现在没人在线,妳连抱怨的机会都没有。

这里有saeyoung,有空调,有柔软的沙发,有吃不完的HBC和Dr.pepper,妳应该要满足,妳试图说服自己,妳并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但妳真的想他,非常非常。

从后面看着他工作的背影,他专注的模样让妳想起当初在公寓他也是这样对你不理不睬,冰冷又排斥。妳记得他在电话另一头大骂,他说他不在乎妳的感受,他说他不在乎妳会受伤,他说妳不要再打电话过来,然后毅然决然地的挂断电话;妳记得妳对他大喊,妳只是喜欢他妳错了吗?妳吼他,不要决定妳的未来!妳求他,请他让妳了解真正他。妳汹涌的感情将妳的理智吞没,于是妳不管不顾的上前一把抱住他。


妳突然就感到心酸又委屈,妳知道妳不应该打扰他,可是妳忍不住,妳的手指捏着手机,犹豫许久还是案下拨出键,
“...saeyoung?”妳很难忘记当初他是多坚决严重的告诉妳不要打扰他,即使现在妳已经不用再担心他拒绝或是责怪妳,妳仍然犹豫不决,

好在他并生气,而是无奈和笑意掺半的转过椅子看向妳,他修长好看的手指滑过手机接通了电话,声音带点宠溺,
”怎么啦?god7在线任妳差遣。”他因为长时间工作没说话声线有些粗糙沙哑,他的声音同时在电话和房间响起,妳的耳朵一下就胀的通红,


妳记得每一通妳不厌其烦地打给他的电话,那串数字被妳背得滚瓜烂熟;他和妳玩猜拳,他让妳看的星空,他和妳约好载妳兜风;正在冥想的他,自言自语的他,大喊着他忍不住但他不该接妳电话的他;妳要求他喂妳吃饭,妳要他唱睡前摇篮曲,妳和他玩的捉迷藏;他说对天空喊707他就会出现拯救妳,他说妳不要碰洗衣篮里的衣服,他说妳再吵他他就要咬妳,妳和他拿着手机在公寓里追逐,
离开了rika的公寓,就好像灰姑娘的魔法被解除了,妳又成了那个平凡的妳,他突然又遥不可及了起来。
妳没忍住妳奔腾的感情,于是妳离开沙发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手机才刚接通,却被妳丢弃到一旁,妳撞进他的怀里,好在他的椅子坚固,而他更是稳若山,熟悉的味道包覆住妳的同时他的手掌也离开键盘环住妳,妳的脸埋在他颈窝,他的手指扣住妳的腰,妳悬在半空中的心脏一下子找回了归处,妳在他怀中放松了身体,终于身心安宁。

“…我好想你。”妳的声音闷闷的,

他绷紧的神经和肌肉也在抱紧妳后慢慢松懈下来,他的声音同样闷闷的传出来,”我也想妳,”他把妳往身上带,妳顺着他的力道坐到了他的腿上,妳的膝盖被安置在他宽大座椅的两侧,双腿被打开着跪坐在他身上,他一手环住妳的腰让妳更加紧密的靠近他,另一手顺着妳的背脊往上,指腹摩娑过妳的衣料最后停在妳的后颈,指尖发力,妳的额间轻轻地靠上他的额,他的红发和妳褐色的浏海细微的交错过,他的呼吸拂过妳的面颊,把甜言蜜语喂进妳的耳里”…我没有一天没再想妳。”

妳心脏大力鼓动着,妳着迷于他的每一个动作,他每一次的呼吸,他深情凝视妳的目光,眼底的那份专注压抑,像是寒冰在烈火上燃烧,他浓厚的感情让妳呼吸困难,让妳瞬间欲望奔腾,
“…我可以亲你吗?”妳细声询问,在这种近距离下耳语很轻易地传到对方的耳朵中,妳看见他的耳尖也悄悄红了,

“…可、可以。”他有点结巴的同意,


妳低头去找他的嘴唇,妳并不擅长亲吻,闭上眼靠近后才发现妳亲到的是他的下巴,妳的脸更红了,结巴的询问可以再亲一下吗?

他的表情比妳还不知所措,磕磕绊绊的点了头。

妳们上一次的亲热还是在追逐saeran的时候,妳已经有许久没有跟他亲近了,他的温度让妳依恋、他的味道让妳迷恋。

妳再度尝试去吻他,为了不要亲错地方,这次妳强忍着害羞睁大妳的眼睛,反倒是saeyoung像是承受不住妳的视线闭上眼,妳细致的观察着他的动作,垂下的眼皮、密合的睫毛,即使隔着镜片妳还是清楚的将这些画面记录进妳的大脑,妳觉得他害羞的模样实在太可爱了,但同时让妳觉得更羞耻了──这次妳亲到的是他的嘴角。

妳并不想做第三次询问,于是妳的嘴唇沿着他的皮肤摸索的去找正确位置,然后妳终于如愿亲到他的嘴唇。
你们同时松了口气。


妳知道他的吻可以多狂热、多舒服,只是一个吻,他就能将妳融化。
但妳唯一亲密接触过的对象只有他,而唯一不纯洁的接触只有那么一次,因此妳的动作像个初学者一样生涩,妳所知道接吻是嘴唇接触,却不知道进一步该如何行动。可是妳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实在不想放弃这次机会,妳只好一再让妳们四瓣唇来回接触。

他的嘴唇和记忆中一样柔软,妳的鼻尖和他相接时可以嗅到他身上好闻的气味,妳捧着他的面颊,看著他抖動的睫毛,

妳想起他在圣诞节时为了给妳惊喜曾用眼罩盖住妳的视线,他凑近妳低声说如果五感中有一个器官被阻挡,其他的感觉神经便会变得格外清晰,他恶质的和妳耳语,感覺如何?他放低的性感嗓音让妳浑身酥麻。

妳緩緩閉上眼,失去視覺后他的存在便被妳无限放大,他嘴唇上的纹理好像突然清晰可见,他的手停在半空中犹豫的该抱紧妳还是推开妳,他的身体是紧绷的,脸颊是暖的,妳的手心因为紧张而滚烫出汗了,嘴唇也是,妳的热度缓慢的传送了过去,他的呼吸逐渐灼热起来,妳后退一些,又再次吻上去,这次他紧闭的嘴唇因为呼吸像是被撬开的蚌,细微的隙缝缓慢打开,妳试图想做些什么,最后却还是败给自己的无知。


妳结束了妳纯情的吻后,他红着脸移开视线,“…我、我该工作了。”

他身上的气味让妳回想到他第一次触碰妳;他在妳耳边低声请求,他问妳他可以自私一点吗?
他说他想在妳身上留下他曾存在的痕迹,他想整晚紧紧拥抱妳,让妳可以永远记得他,他问,妳愿意吗?

妳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发热,妳的呼吸变得急促,妳的手抵在他的胸前捏着那层薄薄的衣料,妳的视线浓稠的像是能牵出丝来。

明明该满足了,可是感情一发不可收拾,像被剧烈摇晃过的碳酸饮料,气泡争先恐后的挤向开口,砰一声炸裂开来。

──连同妳的理智也一起爆炸。

”saeyoung。”那一声隐含渴望的呼唤,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终于耐不住你的煽风点火,一把将妳压倒在电脑桌上,他的动作太大,耳机来不及摘下,电线被拉扯,键盘受到波及的被掀翻在桌上,他不管不顾,手一挥推开桌上的障碍物,他像一张网子细细密密的将妳网住,妳的上半身被完全的压制在桌面上,妳发出惊呼,他焦躁的吻住妳模糊的说别管了,手向下急切的摸近你的衣服里,

妳毫无抵抗力的软在他的攻势下,妳全身的细胞好像都在疯狂渴求他,于是妳抱紧他,告诉他妳想要他。
妳一定是故意的!他有几分咬牙切齿然后他自暴自弃的吻住你,并保证妳明天后天都别想下床了,妳在他怀里畅快的笑出声来,不知死活的掀起他的上衣,手指抚上那朝思暮想的肌肤,

你们胡乱的脱去对方的衣物,他对女性的服饰极其熟悉,三两下便解开妳的衣物,妳的衬衫挂在妳的手臂,内衣毫无用处,仅仅只能阻挡他的视线,他的手指轻易找到妳的敏感处,让妳在他怀中颤抖不已,妳的手臂发软的勾着他的颈部,在他加重力道的同时妳咬住他的耳尖,隐含愉悦的鼻音闷闷的溢出,



只可惜妳们还来不及下一个步骤,客厅的门骤然被推开,匡当一声,是刚睡醒的saeran推门而入,他手中的桶装冰淇淋在他的发楞下直直落在地面,


“呃,嗨…saeran…”saeyoung的手还在妳衣内,他的眼镜在刚刚的磨蹭下歪歪斜斜的挂在脸上,他试图扯出一个笑容,结结巴巴的想解释,”我…我忘记你在家了…”
妳尴尬的想挖个洞躲起来,也许该庆幸saeyoung的前戏很长,妳的衣服还有一半在妳身上。

你们三个面面相觑,直到saeran的脸变得和他的头发一样的红,
───“给我滚回房间做!!”



妳的笑声战胜了妳的羞耻心,在saeran甩门离开后妳在saeyoung怀里疯狂大笑出来,
妳们两个脸颊蹭脸颊,鼻尖蹭过对方笑出泪的眼角,一齐笑得溃不成军。

感情真是不讲理的东西,明明刚才铺天盖地的渴望像潮水一般將妳吞噬,但现在只是简单的触碰却让妳内心涌出满满餍足。

妳捧着他的脸,再度向他索取甜蜜的亲吻,妳们来来回回的纠缠了一阵子,直到外头暴躁的脚步声隐隐传来,妳才稍微收敛的离开对方,他的表情看起来又纠结又无奈,

最后他用外套盖住衣衫不整的妳,将妳横抱起来走向卧室,妳缩在他怀里笑得一蹋糊涂,他的表情越发苦恼,

“不是要工作吗?”妳搂着他的脖子去咬他的耳垂,

“都是妳的错!”他委屈地大叫,然后妳更肆无忌惮地大笑出来,



最终被压入床铺时,
妳偷偷庆幸saeran并没有生气到把妳列入禁止往来户。



Fin.

*原本想累積7篇今天發完的
結果還是來不及
現在電腦裡都是半成品😂

生日快樂 我愛你們❤️

评论(10)
热度(47)

© 滿天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