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星

MM: 707
UT: sf
海賊:ASL

超雜食 廢話很多
灣家人 繁體簡體字並用

[MM]男朋友

*CP:707 x mc
*我流7 OOC
*mc学生私设
*無腦甜文




妳的男朋友是一名黑客,这对妳来说是一件很无关紧要的事情。
就算他把妳从小到大的资料刨根究底熟记妳的黑历史,就算他黑了妳的手机摄影镜头24小时偷看妳,就算他在妳身上安装GPS或是窃听器,就算他知道妳的社群帐号密码然后一天到晚黑妳的帐号封锁其他男性友人,就算他找出妳大学时偷看的第一支A片然后在床上问妳喜欢这个姿势吗?妳也没有真的对他生气过。

他将他的不安藏在这些幼稚行为后面,所以对他生气反而变成另妳为难的事情。


就像现在,他又一次黑进妳男性友人的电脑毁了对方的期末作业。妳板着脸看他,他像被老师罚站的小学生,背脊挺直,头垂得低低的,一双委屈无比的金色眼睛躲在长睫毛和镜框后面偷偷勾着妳。妳其实想笑,可是zen告诉妳不可以老是这么宠他,不然saeyoung的恶作剧会一发不可收拾,妳的好閨蜜zenny义正严词的告诉妳saeyoung以前并没有那么无理取闹,可是自从妳们交往后他就像猛兽出闸,整天搞得聊天室鸡飞狗跳,然后一路延伸到妳的生活圈中。


“我错了…别生气嘛meow~”他用手指去勾妳的衣角,用十足诱惑的眼睛可怜兮兮得凝视妳,他像是被主人发现捣乱的猫咪,企图用柔软的肉垫和美色蒙混过关,

妳也确实被诱惑了,妳叹气,”saeyoung,没有下次好吗?”妳的手指找到他,然后轻轻和他十指相扣,皮肤的接触安抚住他,他像是被撸顺毛的猫咪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妳任由他将妳拉入怀中抱紧妳,

“可是他喜欢妳!”他振振有词又委屈无比,”我不高兴,他不可以觊觎妳!”

“他没有,”妳很无奈,同样伸手环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胸前汲取他的味道模模糊糊的辩解,” 我们只是朋友。”

“他才不把妳当朋友!他只想对妳做不可描述的事情!”他好像受了天大的冤屈夸张的大吵大叫, “mc妳不相信god7吗!”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表示不满了,从他口中色瞇瞇的教授、到他认为觊觎妳的助教、又或是他定义对妳有非分之想的大学同班同学,saeyoung擅自认为全世界都是他的情敌,好像妳随时会跟别人跑了。

妳有时候会认真反省,是妳给saeyoung的安全感不够吗?是妳跟其他人太亲昵了吗?可是相比较之下,妳跟RFA的成员更加亲密,但他并不会和zen、yoosung争风吃醋,难道妳的男性友人真的对妳有超出朋友的感情?妳摇摇头,觉得自己或许太自恋了。

“你要还原他的电脑系统哦,不然我会很对不起他的。”妳没有理会他的幼稚行为,颠起脚尖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好嘛,god7~”

“妳、妳不可以每次都──唔、”他的话说到一半就又被妳亲了一口,妳眨着眼睛无辜的看他,然后他自暴自弃的加深了这个吻,没有再去探讨这件对妳来说无关紧要的事。



妳很快就发现妳错了──那位妳以为只是朋友的男性,和妳告白了。
对方的告白让妳猝不及防,他深情的举着花束面对妳,嘴里是肉麻的爱语,并且在妳反应过来前在妳的面颊亲了一口。

这可玩脱了,而且非常尴尬的是,那天妳穿了带有窃听器的那件夹克,而且好死不死手机被妳放在桌面上,镜头将这个画面完整的收录下来给手机背后的黑客男友。



妳当然立刻就拒绝对方了。妳告诉他妳已经有男朋友,很抱歉不能接受他的心意。对方也并不是不讲理的人,他和妳道歉他踰矩的行为,他问以后还能是朋友吗。
Saeyoung是一定不会同意的,他恨不得全天下觊觎妳的人都被碎尸万段。妳无奈又甜蜜的想到,对方的占有欲在妳的纵容之下变得无法无天,但妳的生活不能完全被他限制,于是妳同意了以后还是朋友。


其实这不是件大事。妳在男友的家门口来回踱步,妳只是被告白了而已,虽然被对方亲了是很糟糕,但saeyoung会原谅妳的,

也许他没看见?毕竟从出事到下课后他都还没打电话过来质问妳,妳可以侥幸地以为他或许没发现这件事吗?答案是不可以,如果今天妳的夹克里没放着窃听器妳可能还可以乐观一点。

妳拍拍自己的脸颊给自己打气,妳说服自己好好反省和他道歉他会原谅妳的。然后终于鼓起勇气用阿拉伯字典打开男友难缠的ai大门。


妳走进客厅时他正坐在沙发上写程式,桌上堆满了HBC和dr.pepper,耳机挂着表示现在正在忙的讯息,妳注意到他并没有吃妳们约定过量的垃圾食物后松了口气的偷偷往房间走,但妳还没打开房门,他就开了口,”mc。”

“……我回来了。”妳收回摸着门把的手,乖巧的转过身面对他,他盯着妳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前抱住妳要亲亲,他轻轻歪过头,嘴角衔着一丝笑,
气氛有一种凝重的压迫感,就好比耗子遇到猫,妳吞了口口水,双手在背后交握让自己放松些,“…saeran呢?”妳试图转移话题,

“他去度假了,”他语气轻柔,明明仍然是温柔的语调,却降了几十几百的温度,妳并不是觉得他让妳毛骨悚然,但鸡皮疙瘩非常老实地爬上妳的皮肤,妳把手臂藏到背后,手掌压过上头的皮肤试图消灭证据,
”Jumin上星期邀请他去海岛休养,妳忘了吗?”他边说边摘下耳机,他的动作缓慢而优雅,像是胜券在握的阴谋家,

“…是、是吗。”妳的身体出乎妳意料之外的僵硬,肩膀不自觉的紧绷,
他的睫毛带点慵懒的垂在眼皮上,他阖上笔记型电脑,视线离开萤幕慢慢由下而上爬上妳的身体,从脚尖到膝盖,滑过妳的腰到达妳的肩颈,妳在他的目光找到妳的眼睛之前飞快的转向别处,他突然变成洪水猛兽的存在,呼吸都变成奢持的事,好像轻轻一抖都会打破僵局,他会像野兽一样扑上来叼住妳的咽喉将妳嚼碎吞下肚,

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妳意识到这个讯息,妳突然就很想跑。

转身,开门,逃跑。三个连续动作在妳的脑中无法停止的被来回模拟,妳试图放松自己,进门前的心理建设毫无意义,妳让妳自己冷静一些,没什么大不了。妳在内心强调,心思却飞到逃避现实上。
妳知道他的反应神经比妳快,妳知道他的移动速度比妳快,妳知道妳现在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想法都在他的计算之内,妳毫不怀疑,他绝对,已经设想了妳的所有行为动作,预防妳的逃避或是逃跑。

逃是不可能的,于是妳做了深呼吸,决定和他做和平对谈,“saeyoung,”妳抿着唇,语气又迟疑又虚弱,”…你在生气吗?”

“嗯?mc做了什么会让god7生气的事吗?”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和蔼,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摘下眼镜,慢条斯理的折迭好放在桌上,
”如果妳是指,妳无视god7的警告,被对方告白,还毫无防备的被他亲了,”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妳,
”那么是的,god7生气了,而且他决定要处罚妳。”


妳还是输给自己一瞬间的心虚,抬脚就想跑,转身开门的同时,对方却在说话的期间已经逼近到只离妳一步之遥的地方,他砰的一声按住了门板,另一只手扳过妳的肩膀,妳被他推上门,背部撞在壁上,

妳发觉到妳不该逃跑,背过身的同时也是做了拒绝沟通这个选项,而逃兵的下场只有一个,妳别无选择。


“跑啊,”他的声音由上而下的垄罩住妳,全身都是危险的味道,妳觉得妳应该要害怕,可是妳该死的觉得他迷人;”妳以为妳能跑哪去?”

他用身体堵住妳所有的逃亡生路,后面是落了锁的门,妳被逼入死路,无路可跑,”sae──”妳还想说些什么,抬头却看见他金色的眼睛瞇成一条线,那是野兽发动攻击的前奏,他冰冷的手指强硬的捏住妳的下颚,抢在妳的话头前欺身压下咬住妳的唇,

妳明明想跑,但当他的气息接近时,妳还是不争气的完全无法抗拒,妳逃不出男人手臂的牢笼,妳无可救药地在他火热的臂弯中融化。

嘴唇火辣辣的疼,他胡乱的辗压过,又辗转肆虐过妳的脸颊,他将自己的味道覆盖在他定义被污染的部分,粗重的喘息比心跳更急促、比脉搏更剧烈,妳无药可救的浑身发热起来,妳的身体比妳的思绪来得诚实,即使被粗暴对待,只要那个人是saeyoung,妳便会无条件接受。


他的单方面施暴持续了一段时间,妳柔软发烫的身体取悦了他,他得寸进尺的托起妳的腰,妳被他推高压进门板,妳的双腿被迫夹住他的腰,妳的手臂挂在他的颈部,不可自制的抓紧他的后颈和肩胛,他的发丝多情的缠住妳的指节,将妳脑中的喧嚣纷扰一并纠结缠绕,成了一个解不开死结。



他强硬的态度在亲吻中逐渐软化,他的吻从粗暴转为浓烈、从愤怒转为平和,他的吻越来越温柔、越来越甜蜜,却最终带上了无法抑制的痛楚。
当亲吻结束,他收起浑身的刺和尖牙利爪,他成了被驯服的野兽,垂下颈部,露出柔软的腹部向妳示弱。
他把脸往妳的颈窝藏去,他的呼吸潮湿而滚烫,他小声的问,“…你害怕了?”


明明刚才如此穷追不舍,步步紧逼;可是当他抓住妳,他浑身的戾气又消失无踪,好像方才咄咄逼人的不是他,他的态度弱小而卑微,一瞬间就刺痛了妳的心,他的手臂有细不可察的颤抖,他抱紧妳的力道让妳无法呼吸,

他想把妳揉进他的骨肉,他想把妳囫囵吞下去,想把妳关进自己的肋骨、锁在心脏之中,掩盖妳的光华,让妳躲不掉、逃不开,成为恶龙最深处的那份宝藏。

妳的心脏被他一吋一吋的侵蚀,妳的意志被他一点一点的啃食。妳又无奈,又甜蜜,心尖的爱意浓到化不开,妳闭上眼承认自己的病入膏肓,妳向他投降,妳抛盔弃甲,彻底一败涂地了。
“…我会慢慢习惯的。”




Fin.

*是的,我就是想写那句:跑啊,妳以为妳能跑哪去?
*不觉得超帅的吗哈哈哈哈哈哈

*喜歡的太太出現讓我開心的原地爆炸
於是很興奮的把這篇完稿了hhh
希望明年 後年 未來都能一直為崔兄弟慶生✨
雖然我家蘭蘭都是負責吃狗糧 但我是愛他的hhh

评论(21)
热度(384)

© 滿天星 | Powered by LOFTER